职工文苑

盛 夏

发布时间:2012-10-19 点击次数:

 

毕业了。
清晨6点半从贵阳坐火车到达昆明。头垂颜悴,很疲惫。
托行李,出站,赶公交。
天微微海蓝带着晨曦看K1路车或上或离,陌生人干净明晰的侧脸眼里继引完整的街灯和晨光暧昧等待分开城市黑白光影。暖黄车灯打着一半是攒动人头一半是窗外苏醒的城市节奏。
北市区小房间,脱下在夜车上御寒的外衣。盛夏的秘密是把与这个温暖的城市格格不入的外套一下车就扒光才好。收拾,洗澡,躺下。
夜晚行过一站一站的灯光,黑暗辨别每一站。下一次停靠,距离就和终点近一点点。从暮光进入晨光,行走的黑暗是看不到的星星的冷色。
拉开窗帘,默念玻璃上静静画一个半圆,和太阳升起的轨迹重合。告别是远远的和白云有增无减的距离,看着空白肆无忌惮被高原蓝涂满,云丝飘忽不定,阳光戳穿桉树叶子斑驳不规律写在白色短袖间,才会突然意识到这不是阴霾的贵阳。只是,逆光。不见云不见雨不见你。
海埂微风徐徐海天一色看不清西山。湖水慢慢慢慢蒸发旋绕这个城市,阳光打不出五菱角的尘埃以及彩虹炫目的光泽,漠漠的淡淡的普通着俯瞰着城市的人来人往渐行渐远。
蓝天之下,一眼万年。烈色的阳光和着流浪的气质,安静和强烈对等。站着张口,欲言又止只会空喑。内心静如止水,走走停停,打开倾听盒子却无人应答。内心摧枯拉朽以不及掩耳之势电击,如沙漠咸水如望梅止渴。不是走不过光线打下来树下阴翳的斑斑点点,而是没有勇气试探自己内心与之共融的深深浅浅。
翠湖路边流浪歌手卖力演唱没有换来吉他包满满的钱,没有吆喝的英国人或美国人手鼓即兴学习则被堵得水泄不通。商业气息对路边晒太阳的大爷没有半点呼吸营养。
慵懒的城闲散得安逸,云大的银杏大道似乎也只有拍照才能呈着更斑驳的姿势印证无数脚印重叠那些或深或浅的烂漫记忆。而旁观者则相信,那样一个人,与他或她从一片金黄中捡起落叶,虔诚的夹在干净的扉页里,并暗暗下定决心,散发象牙塔的气息郑重写下秀逸笔迹,怀“会泽百家,兼济天下”的暖暖小梦想。或许,刻在树上的小情话在风里雨里如萌芽嵌入年轮,劈头盖脸锋芒不在。即使歇斯底里,仍书信发黄,或南或北。不惑之年淡淡回望,不忍不敢不想不能回到简单,那笑靥如花青春纯净美好。
或许还回来过。坐在他背后,载着这纯纯的气息,阳光打在白皙的脸上,俏皮的揽着他的肚子,厚实而坚定。
梁思成和林微因走过这里吗?还是面前这一栋梁思成设计的典型中式建筑把本身美轮美奂的情感之路自然连接起来?这不得而知。但这里的夏天以及夏天的故事,似乎铺天盖地。
湖水像海一样劈头盖脸突兀的是断崖没有边没有底没有清晰的层面。
滇池吹着海一样的风,腥馨温和。大观楼摩天轮不是转不过夕阳,重叠不过是轨迹的温存。对着慈面且内敛的气氛,张扬是过不了暮光温柔包围。你站在最底下,在那里沐浴夕阳。
我静静的站在角落里,只愿与君对饮,不诉离殇。(李卫)

电话:0851-88690031;传真:0851-88690422
通讯地址:贵州省贵阳市经开区红河路7号
(贵州省贵阳市361信箱5分箱,邮编:550009)